今天下午,去西門町萬年大樓幫男友買東西。其實,在出發之前還有點忐忑不安,畢竟好多年沒去西門町上一次去應該是練團吧?那也是四年前的事情了。西門町裡大量青少年蜂擁群聚,不像東區那種自然卻很時尚的感覺,這些西門町的青少年總是姿態著的酷,自以為流行但卻每個人都穿一樣的尋求認同。在這些看人也期待被看的青少年中,我這個已經20幾歲的要老不老要小不小的女生感覺很不自在。也不能說什麼,畢竟我在高中的時候最常待的就是西門町。這種被串聯的,跨世代的區域文化,實在讓人嘆為觀止。 

回想起我高二的時候,就開始經常來萬年冰宮溜冰、吃金園的排骨飯、去四樓的湯姆熊打電動。一直到我現在念到研究所四年級,除了萬年冰宮消失了,我今天還是可以吃到金園排骨,還是可以去湯姆熊打電動。跨世代的萬年大樓的感覺仍然不變,小小的迴廊總是擠滿著人,很多人只是習慣性的繞完一樓到四樓,一邊繞一邊聊天,並不是真的想逛或者想要買些什麼。秩序的人們好像習慣這個西門町的地標,萬年大樓的存在,萬年大樓的逛法。 

今天買完東西之後,順便從三樓到地下一樓吃金園。在吃完準備回去的時候,突然發現前面一位高挑的男子,旁邊有一位狀似國小生裝扮(但身材大概是高中程度)的女孩勾著他,更詭異的是女孩的另一手是一位阿婆級的女性勾著。越看越眼熟,這位男子好像是我高中時候的夢幻情人。本來只看背影跟側臉不太確定,但後來聽到這位男子詢問身旁女生想吃什麼的聲音,我就完全確定是他。聽男子的口吻,勾著他的女生好像真的是他的女友,再隔壁的那位阿婆好像是女生的媽媽。 

想當初那位風度翩翩的萬人迷,居然淪落到找了一個那麼幼齒不擅裝扮的女友(不擅裝扮的程度簡直就像一個站壁的14歲落翅仔),而且還帶著女友的媽媽逛萬年大樓!撇開我是不是老了沒有高中時候的青春美貌,他老兄的側臉也多了不少青春痘跟坑疤七、八年沒見到他,整個翻轉我對他美好的印象。與其跟他打招呼破壞我的記憶,乾脆假裝沒看到他落荒而逃!於是,假裝在找廁所遁入了安全門的指示方向,驚魂未甫的等了幾分鐘才出去。走出去的時候假裝在講手機,避免他在我上樓梯的方向店面吃東西而看到我,就算把我叫住我也假裝在講電話沒聽到他的呼喚 

這是一個很悲慘的夢中情人相逢。這件事我打算只偷偷的放在心裡,不跟任何高中同學提起。一但提起,等於證明了我高中的眼光有多差,寧願保留他在大家心目中的美好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喵喵迴旋踢 的頭像
喵喵迴旋踢

kandance

喵喵迴旋踢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4) 人氣()


留言列表 (4)

發表留言
  • KT平方
  • 沒什麽可悲的,我看來是人緣來人緣去罷了。
  • kandance
  • 什麼是人緣來人緣去?
  • KT平方
  • 人緣來指當初的萬人迷的人氣;人緣去指現在竟然被從前的傾慕者避開。當然這只是我局外人的看法;當事人的當然不同。

    另外,落翅仔是什麽意思?是台語的詞語麽?
  • kandance
  • 是呀,落翅仔是台語,指的是妓女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