其實已經好久了,每次跟老師meeting後都會很沮喪,會哭,自己也不知道為什麼。如果是很生氣或者是很急,那不會讓人消沉,但最近的我好像掉到什麼洞裡面,不知道該抓什麼東西爬上來。老師說那是對論文的焦慮跟不確定造成的,我的心情影響了做下去的動力。

不是那樣的,不是那樣的。我很清楚,一件事情如果有步驟跟計畫,我絕對是按步完成的那種人。一定是有什麼在過去的世界裡有,但在現在的世界裡消失了,所以整個步伐沒辦法踏出去,沒辦法走快。

今天一邊吹頭髮一邊想起昨天夢到的Kate(他還活得好好的,只是我昨天晚上夢到他),我們之前的對話有談到老師總是疼愛某些學生,我們當時帶點醋意的對話在這裡被釐清了。我從未受到激賞或讚歎,老師也從不以我為傲,這是在每一次meeting中更被確定的事實,而我像個拿不到糖果或者得不到紅愛心印章的孩子哭哭啼啼。沒辦法,如果誰都不看我,誰都不說你好棒,我沒辦法走下去。

一路上走得順利是不爭的事實,我也總在某些領域得到別人的掌聲。而唸了研究所,選擇量化研究的我,突然變成一個很平凡的人,甚至比平凡更低能一點,是一個處處要人攙扶的殘障兒。這個天生就比較不足的又得不到鼓勵,悲慘之情溢於言表。

自怨自艾沒什麼意義,腦袋有一點轉不過來的地方我心知肚明。如果小孩要不到糖就自己去買吧,這世界除了自己之外沒有更重要的了。

創作者介紹

喵喵迴旋踢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1) 人氣()


留言列表 (1)

發表留言
  • 凱特
  • 不是那樣的,不是那樣的。我很清楚,一件事情如果有步驟跟計畫,我絕對是按步完成的那種人。一定是有什麼在過去的世界裡有,但在現在的世界裡消失了,所以整個步伐沒辦法踏出去,沒辦法走快。


    嗚嗚嗚~ 這一段寫的好好!